欢迎访问365bet官网资讯_威廉希尔365bet_365bet返还几个点
招生热线

0752-6608877

0752-6609222

微信公众号

当下中国教育之恙

发布时间:2018-04-17 14:51:18 浏览:次

?

当下中国教育之恙
广东. 惠州华科职业高级中学?. 张故清内容实际字数:2999
?
2016年普通高考全国卷1卷的语文作文是一副漫画,它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当代中国教育现状,也是当下中国教育之恙。
“教育改革”谈了很多年,也在改。不少学者、专家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专题研究,有很多理论,诸如此类的“高层论坛”不少。但“百家争鸣”之下似乎没有一根准绳,或者说还没找到一个比“一纸论英雄”更好的办法。也难怪尽管“98分”仍然很优秀,但家长还是把孩子脸上的“吻印”给换成了“掌印”。平心而论,作为教育者,我不知道这个家长是对还是错,我只想对这个孩子抱几分不平------他到底错哪儿了?他为什么就一定要受到如此这般的待遇?我甚至希望他往后每次都考100分,因为这样,他就不会遭到一会儿受宠若惊,一会儿又失魂落魄的境地。那么,他第三次、第四次又会如何呢?他和像他一样的读书人,他们到底经受了和还要经受着多少这样反复无常的“洗礼”?因为左右分数的因数太多。当然,这只是漫画,但这确实提出了一个极其严肃和亟待解决的“国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出题人很是动了一番脑筋的。
“高考”是指挥棒,是风向标。现在,从小学到高中,考试都力求“高考仿真”“刻苦”训练。高三就更不必说了。“你”不这样,别人要这样,“你”就被“落后”了。被“落后”就要被遭人白眼,被“落后”就要被淘汰,被“落后”就要被“挨打”。
其实,“上面”也一直在强调:“不许排名次,不许在通知书上写分数,不许……”但这实际上并非治本。如果问你“排名次了没有?通知书上写分数了没有”,谁都会说“没有”,因为只有这样说才正确。谁在监管?如果“排了”又怎么样?能算犯法么?所以,大家都清楚“分数”的重要性,也知道该怎么做。学生更知道分数不高的无赖与无光。因为“这个”是目前情况下几乎“一锤定音”的根据,一种人才评价机制。-----家长这么看,老师这么看,学校也这么看;“你”这么看,“我”这么看,大家都这么看,没有什么奇怪的,也用不着心照不宣,它毫无秘密。国家每年不是要高考么?高考就是要看分数。当然,国家还要看“全面发展”,看‘“素质教育”,要……。可客观上,每年高考分数提档线一出,各地“状元”也纷纷问世;“一批次”“二批次”“三批次(当然,现在有的省、市已经没有第“三批次了)。“抢人”的抢人,填表的填报。一切都是那么明白,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的紧张有序。事实上,这个时候,“分数”已经成了唯一。
在这种情况下,高中学生无疑是最苦的,教高中的老师就更难做了。你教的学生考的分数高,或者说你遇到的这批学生分数考得高,该你“唱歌”;反之,你可能被一票否决。或者议论纷纭,亚历山大。而事实上,高中老师已经是英雄了,应该说他们个个都功德圆满。
以语文为例,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愈来愈高,影响力日间增强,很多外国人学起了中文。域外者尚且如此,国人岂有不学好母语之理?所以,小学生现在要学古文,高中生学一些过去的大学教材再正常不过了。从某个角度讲,现在的高中语文教师必须具备大学教师水平,否则,你就不能胜任。但他们又没有大学老师轻松。上什么,怎么上最后必须“过钢板”。所以,紧跟似有形也无形的“高考导向”就够特别是高三老师折腾一年。而当下中国高中语文教学,从国家层面并无明晰说法。无论是《教纲》还是新课标,表述与其说太宏观,不如说很含糊。造成总的观念偏差,教育、教学的思想、目标没从根本上建立起来。于是,形成了现在的“唯本、唯考、‘违法’”模式。于是,“唯我独尊”、“封闭主义”、套法式的“形式主义”教学变成了各地、各校,各“家”、各“派”高三语文掌门人各显神通的“法宝”与“最爱”。
事实上,现在的高中语文教学,并不是“体系教学”,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去“体系”。记得今年上年,在广州听一位“一线专家”指导高考教学的专题讲座。他说,“根据现在的高考,‘我’不会打算上教材,如果时间允许,也可能上一至二首诗歌。但‘我’要学生大量做题,特别是一些‘真题’。最好从高一就这样做。实践证明,‘我’的做法是正确的”。
我不仅不敢苟同这位专家的说法,我甚至担心:如他所言,他这样做取得的“优秀成果”的这些学生上了大学怎么学?他们的知识完全不成体系,纵然有,也是支离破碎;有的知识知之甚少甚至全然不知。他们完全是用生长素“长”起来的,用催化剂催出来的,没经过“有机肥”的养育,也没用“复合肥”去“那个”,一旦‘激素’退去,才高中始来。难怪有大学叫苦:“状元结果不状元,‘翰林’学士非‘翰林’。”说白了,现在的高中语文教学跟高中其他学科一样,是为高考而教的纯应试教学。只是地区不同,学校不同,学校的要求不同,教师的教学能力不同,教学‘信仰’不同,教学方法不同,而情形和效果有别。但教学的宗旨都是一个-------为高考而教。至于“我”教什么,为什么这么教(姑且不说有的人实际水平、方法、效果如何)正是所谓各自所持的天机不可泄露的“仙丹”与“神方。”这样的教学与实际的学生能力培养不对接,是断层式教学,盲目性教学。随意性大,深广度不够,缺乏系统性。从而造成了机械学习,被动学习。知识表面,视野不宽,实际知识运用能力差。难怪时不时会在报刊杂志上,在很正规的标语甚至在很权威的政策、文件里让人“犯难”。
当下高中语文教学的实际性质不明,目标偏颇,层级不高,效率低下。须从国家教育思想、制度、目标和评价机制上动刀子;从国家发展,教育发展的高度,从高标准培养人才的高度动真格。
教育是大工程,也是国家最重要工程之一。日本之所以发达,是因为它很重视教育;美国每年用在教育上的投资很不轻。民国时期,四川军阀刘文辉直接发话:“如果政府大楼比学校好,我就把那里的县长就地处决。”中国这些年,投资到教育的比重在逐年增高,到2016年已经达到2万个亿,说明国家对教育已经很重视。但教育如何办,如何办得更好?人才选拔和评价机制怎样才是最佳-------既保证评价的准确性,又保证人才能力的可靠性,这不但是教育行政长官和教育家们动嘴皮子,更是拿好法子,甩“手膀子”,迈实步子,用真刀子的时候了。
教育必须改革,教育评价机制更要改,而且刻不容缓。要改当然难,不难早就改了。中国“改革开发”40年,经过了高度发展时期,该改革的方面都改革了,有的已经是一改再改,剩下的都是不好改,很难改的方面,说剩的都是骨头一点也不夸张。但中央“深改组”不但不回避,不退缩,而且大胆提出要继续,要深化,再难也要改。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担当,一种胆略,一种国家气魄。
教育,特别是高中教育,本身就担负着双重任务-----知识教学与思想教育。换句话说,除了要教给学生知识与能力,还要着力培养学生健康思想与健全人格,这对高中生非常重要,因为学生正处在性格的定型时期。但事实上,当下的学校、老师真正意义上用在对学生思想和道德行为方面的培养的时间和精力有多少?理论上讲,高一、二会有;高三恐怕就很难保证了,因为要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教学上----这事关“学校发展与命运”,也关乎老师的“声誉”与“身价”。这恰恰给高一级学校,给社会埋下了一个很大的隐患,也忽略了作为“学校”本身的一大任务,而且是最根本的任务,因为首先必须成人,然后才能成才。
但他们又必须要“抓紧时间”,抓住分数。能全怪他们么?
教育要改革。要大改,要真改,不该不行,非改不可。正如一位考生在文章中写到的一样:“有人说当代的中国教育是天才教育,实际上是把人培养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畸形儿。”这是“当事人”的心声,这是心的呐喊,这是受教育者和教育者的呼唤。
2016年6月30日晚.于惠州.华科职业高级中学